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清明节祭父亲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朱水兵 [字体: ]

清明节祭父亲

每年的4月5日,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
  2014年的清明节,我到4月12日才从省城打工赶回家乡。
  俺村由老祖宗传承下来的风俗习惯,但凡清明节迟延后十天上茔地祭祀皆可以。
  翌日,我起了一大清早。赶到乡镇农贸交易市场,同往年一样,我买了好多清明祭祀所必需用品。
  上午10时许,锁上门。我开着电瓶车,载着母亲;径直往距家大约有五公里左右茔地安息堂驶去。
  这时,天色阴郁起来。细雨蒙蒙,茵茵芳草萋萋。
  来到依着港湾旁高筑的海堤岸上,居高临下安息堂近在眼前。
  我把电瓶车停妥在路旁,携着母亲,双手拎着祭祀所需用品,拾一级又一级的水泥浇制台阶而下,尔后顺着蜿蜒平坦的水泥路,朝安息堂走去。
  那位白发苍苍,已年近八十高龄,精神还很矍烁的杨姓看坟老人,如我前天去他家所预约,先我而来早已打开宽敞的安息堂大门。眼见得他佝偻着身躯,慈眉善目地守候在门槛前笑容可掬地凝视着我母子俩由远而近。
  这个安息堂有二间偌大的平顶房。依着那条又宽又长的渔塘尽头而建,四周寂静空旷,服务于附近二、三个村子千百户人家。
  安息堂后面是一排排用水泥砌起来1米左右高的墩坑,内有安葬着不胜其数历史以来过世的成对夫妻骨灰盒。
  我与母亲绕过安息堂,先到此怀着无比崇敬和缅怀的心情。在祖父,祖母坟墓前祭祀了一番。完毕后才面容穆肃地走进安息堂来祭祀已过世六、七年之久的父亲朱海涛老人。
  与温和宽厚的看坟杨老寒喧数语后,我一边昂首挺胸地拎着祭祀用品迈进安息堂,一边眼底盈泪,絮叨地祷告着:“爸,今天是清明节我和母亲来看望您啦!”
  话音刚落,我步履矫健地来到西里屋父亲骨灰盒前,放下祭祀用品。到外面把大、小鞭炮摆开在安息堂院子里,我接连点着导火线放了一通。顷刻间,平时人迹罕至,沉寂寥落的安息堂被我那响彻天际的鞭炮声打破了几许阴森与诡异。
  接着,我又踅回到父亲骨灰盒前。
  母亲心脏不太好,平时也因有高血压所困,我有意识地安排她与看坟杨老闲聊着,就在外面等我,。
  这个安息堂的二间平顶房屋,每间屋靠四周墙壁用水泥砌凸出一层层长形水泥框架,放置着不胜其数过世人的骨灰盒。老老少少,不一而足。每个骨灰盒中间都镶嵌着各自其生前二寸大般遗相,这样便于每个去世者的亲人好辨认。
  俺父亲朱海涛老人的骨灰盒放置在这间屋正西面墙壁的水泥框架上头第二层,编号为66处。这也巧了,父亲终年也66岁。前右侧墙壁上方正好设计出一扇小窗户,平时太阳光照射进来,光线还可以。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
  我揪心地凝眸近望着父亲骨灰盒中间那张他生前二寸大的遗像,面容清癯,神情端庄。我双膝跪拜在水泥地上,头点到地接连着叩了三个响头。礼毕站起身,我的眼前霎时不断浮现出老父亲生前诚挚坦荡的为人处事;憨厚朴实,平易近人的音容笑貌。我胸中积蓄多年的缅怀之情,迫使我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复。
  接着我半蹲下来,又重复絮叨地祷告:“爸,今天是清明节,为儿昨天刚从外地回来,这就和母亲来看望您啦!”说到此处,我不由得泪落语塞。
  我噙泪边说边打开包裹,取出香炉与卫生香,水果、糕点、糖块和父亲生前最好一口的低廉白酒,依次序放置在祭坛上;又从另一个包裹里取出了无数个母亲早些天就手工制作的纸元宝;从小店铺买来的几大扎子面额较大的纸冥币等一些祭祀物品一起盛放在那只从家带来的不锈钢脸盆里,打算等一会儿一并火化给父亲,供老父亲若泉下有知,在阴曹地府也可衣食无忧了。
  我毕恭毕敬地把三柱卫生香竖插在香炉里点着了,酒也为父亲倒了一杯,然后我又以立正姿势,可怜兮兮地仰视着父亲骨灰盒中间那张权且能抚慰我伤逝心情的二寸大遗像。
  霍然,我触目惊心地看到了父亲遗像旁粘贴着一幅大约宽2公分,长10公分左右的小对联。这幅小对联用黑毛笔字所写,上联:凄风苦雨百年愁;下联:流水夕阳千苦恨。
  其实这幅小对联我于数年前就已发现了,年复一年的清明节我来去匆匆,也没往深处想。今年清明节,我越看越这幅小对联不对劲,愈加觉得它太蹊跷了。对于我是个文学爱好者来说,也不难理解这幅小对联的寓意。
  不想,父亲的亡灵蒙受这奇耻大辱!我内心不但痛苦,沮丧;而且备感低贱和屈辱。
  想俺父亲清苦劳碌一生,命运多舛。幼年父母早离异,穷困潦倒。兄弟二人由父母分头拉扯大,“骨肉相离泪不干!”也曾经历过暗无天日的旧社会多种磨难考验和打击;坎坷曲折地走过了一生。
  我这个做儿子的更也无能为力,没能让他老人家生前过上多少天,开心舒适的好日子。
  现在我难道能眼睁睁容忍,这幅卑鄙龌龊的小对联来糟践父亲泉下有知吗?
  我稍抑制一下自己愤懑不平的情绪,嗔怪着声腔召唤着看坟杨老也过来看看。
  他不明何故?慌张地跑进来,怔怔地看着我。我双眼满含乞怜与愤怒,一字一顿地把父亲骨灰盒上那幅小对联念给他听。
  他瞠目结舌地上前也端相了一下,不容我多解说,他先是打愣儿后频频摇晃着两鬓如雪的头颅,以斩钉截铁的口吻回答我,他在这个安息堂看守也有些年头了,他从未见闻过整个安息堂会出现过类似文句的小对联。一般绝大多数人家亲人过世了骨灰盒遗像旁的小对联都寓意富有积极、健康、乐观向上的好文采,能寄托对逝世者在天之灵的美好祝愿。
  杨老所言极是,凝思殡仪馆也绝对不可能为死者售卖骨灰盒时,文采如此低级趣味的小对联啊?!这难道不讨识文断字之人所骂不成吗?
  那么殡仪馆不作为嫌疑可以排除,接下来就是谁家和俺家有什么深仇大恨,或过节什么的?就连俺父亲过世也不放过,莫非还能请人书写后找时机背着俺家人偷偷地粘贴上去的吗?
  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关于这幅小对联的由来,更觉得茫无头绪了。
  看坟杨老在旁建言献策,怂恿着我说,“今天你来清明祭祀,可以把这幅小对联铲除。”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节日大全清明节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zhangshan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