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浅谈人是上帝的映像

来源:中国论文联盟  作者:宁一中 [字体: ]
 内容摘要:本文从四个方面将德里达关于米勒的论述进行了梳理和评论:正义、孤独、友谊、卓见。在对米勒进行论述的同时,德里达超越了一般性的对某人某事的评价,而是借此对以上四个概念做了精彩的哲学阐释;而在某些方面德里达的欲言又止,与论述所涉及的历史语境有关。本文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米勒,也会对德里达的哲思增一管窥。
  关键词:德里达 米勒 正义 友谊 孤独
  作者简介:宁一中,北京语言大学教授,主要从事英美文学和当代西方文论研究。
  
  2003年4月18-19日,在美国厄湾加州大学召开了一次学术会议,研讨的对象是J.希利斯·米勒其人与其学术。参会的有不同国家的学者,但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他们是米勒过去或现在的学生或朋友。米勒和他的密友——已故哲学家雅克·德里达出席了大会,并在会上作了主旨发言。德里达的发言题为“论正义”(Justices)。该演说后来发表在《批评探索》春之卷,又收Provocations to Reading一书。他以其一贯天马行空,汪洋恣肆的演说风格,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对米勒的人格、学术的敬仰和钦佩之情,同时对米勒与他三十多年的真诚友谊进行了回顾。雅意勤勤,殊为感人。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哲学家,德里达并未停留在一般性对朋友、对其成就的评论,而是借机做了对诸如正义、友谊、孤独等问题作了哲学上的思考与表达。仔细阅读,我们能发现他在演说中以他与米勒在不同时期的交往和对米勒不同时期著作的评论为经,以“正义”、“孤独”、“友谊”、“米勒学术成就”为纬,既对米勒做了深刻的评价,又借题做哲思的发挥,评论与哲思并妙。德里达和米勒同为大思想家、理论家,可谓大家评大家,精彩处俯拾皆是。而此演说思想密度极高,涉及面极广,又不是本文所能概全的。下文仅按以上所提四个方面进行梳理,并对德里达论述中的某些隐晦处提出管见。
  
  论“正义”
  
  文章开篇,德里达便提出一个问题:他与J.希里斯·米勒友情甚笃,对他钦佩有加。而结交三十五年来,德里达却一直在问自己,J.希里斯·米勒到底是何等样人?德里达认为,米勒首先是一个“正义者”。他说:“正义者,这是我今天要送给米勒的一个雅名。这雅名出于我对他的感觉,出于我对他在意识自我和体味自我方面的认知。其实,‘正义者’这个名字我一直悄悄地留着要送给米勒。这是美德之名。在他人面前,在作品面前,在文本面前,在他人的签名面前,它具有承担责任的楷模意义”(230)。
  德里达认为,正义不是一种后天可以获得的品质,而是一种先天的自然禀赋。“正义之光会闪耀出去,辐射开来。正义者亦然。”他借霍普金斯的话说,这种禀赋仅能来自上帝,但上帝却允许我们在需要正义时以“我”的名义自由发挥。有着这种禀赋的正义者,能温文尔雅,又坚强有力。正义来自其外部而又发自其自身。他能做到正义就是正义。正义将正义交付给正义者,使正义者能赋予自己以力量,使正义得以伸张(230)。
  以解构主义者所擅长之追根究底的方式,德里达考察了“正义”(Justiee)一词的词源,指出它有着拉丁词根,兼带着希腊语的记忆。它指的是一种观念、一种价值、一种品质、一种判断方式,一种永远与法律相关的司法形象。不仅如此,它还是一种存在方式,一种行事方法。他指出,这个词常常有着言语行为中的“践行力量”,有“使正义发生,普及”的意思,但是这种动作并不带有及物意义。德里达认为有着“正义之心”的人本质上是正义的,正如呼吸之于他的存在一般自然。行使正义,对他来说是一种天性的流露。这种“自然而然”意味着正义从它的发源地自由地流淌,散播。因此这种正义是内在的,与正义者本人不可分离(231)。对于德里达来说,米勒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正义者”。而他作为一个正义者所表现出来的正义之心,尤其让德里达深怀敬意。
  有意思的是,德里达把正义归属于上帝和人的共同品质。上帝和人都是正义的,都是正义者。……“正义”正是上帝的特质(232)。他特别评价了米勒在《上帝的消失》(The Dis-appearance of God)一书结尾时对霍普金斯的几行诗的分析:Wert thou my enemy,oh,thoumy friend/How wouldst thou worse,I wonder,than thou dost/Defeat,thwart me?诗中的主人公对上帝似乎愤懑不平。他对上帝百般顺从,却不得上帝眷顾。有德者事无所成,有罪者反飞黄腾达;年复一年,辛勤耕耘,却一无所获。《圣经》中约伯有此怨言,《哀失明》中的叙述者(或者也就是密尔顿自己)也有此怨言。那么怎么解释上帝的公正或正义呢?
  在谈到这首诗的阐释的时候,德里达对当时的听众说:那时(指米勒在书中阐释霍普金斯的这首诗的时候)你们中很多人都还没有出生呢!出生了的,也还都是些初出茅庐的学生娃。至于我,当时还不认识这么个人(指米勒),以及他写的任何著作。而这个人和他的著作却在我日后的生活中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早在1963年,米勒就对霍普金斯的这几行诗进行了富有启发性的全新阐释。他对“正确”与“正义”的双重关注,对阐释的伦理关注,对其他文本的负责任的忠诚,对文学认识论的、本体论的问题的深刻认识,都让德里达“非常钦敬”。而最令德里达佩服的地方是,在米勒对这首诗进行阐释时,还没有奥斯丁的言语行为理论,还没有所谓“陈述”与“践行”的语言范畴。而米勒的阐释却涉及到了哲学家奥斯汀后来的哲学理论,即言语行为理论。德里达认为这是对正义本身所持的勇气,是对阅读伦理,写作伦理,教学伦理的勇气,对此,正义的学者都该肃然起敬。
  正义与阐释、回应的真实性、必要性和忠实性在德里达文中时时提起却语焉不详,似乎有难言之隐。而说到米勒,说到解构,这却是一个不能不提的问题。这一段非常有趣,不妨多引用一些: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学论文文学评论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简单就好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