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评论《水浒传》毛太公惹的风波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谭家建 [字体: ]

评论《水浒传》毛太公惹的风波

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水浒传》第四十九回“解珍解宝双越狱,孙立孙新大劫牢”的故事,描写恶霸地主毛太公,将猎户解珍解宝射杀的老虎据为己有,诬良为盗,勾结官府,把解氏兄弟打入死牢;后被孙氏兄弟劫牢救出,诛杀毛太公,投奔梁山寨。对《水浒传》这一回,明末清初文人金圣叹曾写下几段批语。上世纪60年代初,在讨论金圣叹的评价时,有人撰写文稿,举出这段批语加以评说;不料却被指控为“影射攻击现实”的“现行反革命”,从而引发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我当时是处理这篇文稿的编辑,与此颇有关联。事情虽已过去四十余年。现在回忆起来,其间的惨痛经验教训,仍然值得反思。
  
  蒙冤
  
  原委还得从60年代初期政治形势说起。1960年到1962年,社会经济萧条,学术文化冷清。大约在1962年底,中央有关领导指示,学术界要活跃一些,可以开展讨论,改善风气。这时我在《新建设》杂志编辑部工作。这家杂志社在行政上隶属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在重大方针政策上接受中共中央宣传部直接领导。为了开展学术讨论,1963至1964年间,编辑部在文、史、哲、经各学科都组织发表了一些不同意见的文章,关于金圣叹的评价,就是议题之一。一种意见认为,金圣叹腰斩《水浒》,敌视农民起义,是维护封建统治的反动文人。另一种意见认为,金圣叹是被清王朝冤杀的,不能完全否定他。1964年第4期《新建设》发表了湖北作者张绪荣的《金圣叹是封建反动文人吗——与XX同志商榷》,引来不少文章反批评。同年7月,江苏作者易名(真名金德门)寄来文稿,题为《金圣叹是不反动的封建文人》,支持张绪荣的观点。易名认为,金圣叹批点《水浒》,有些地方是影射明末大奸贼大宦官魏忠贤及其党羽毛一鹭的。毛一鹭是魏忠贤的干儿子,天启年间曾任江苏巡抚,为魏忠贤建生祠,献媚讨好,贪脏枉法,横行霸道,江苏百姓恨之入骨。金圣叹是苏州人,有切身感受,因而他在评点“解珍解宝双越狱”一回时,便借题发挥,大骂毛太公。说此人“姓便不佳”,“今日此族最盛”,“村中既有毛男,州里又有毛女,毛头毛脑既多,而毛手毛脚,遂不可当矣”。“此族今已蔓延天下矣”。易名认为,金圣叹这些话是影射当时统治江苏的恶人毛一鹭的,与广大人民大众立场基本一致。所以,他虽然是封建文人,并不反动。
  我看过这篇文稿之后,觉得所提出的见解和论据较为特别,至于给金圣叹的结论是否合适,可以讨论,建议发表。负责该期刊物的副总编辑梅关桦看过之后,同意刊用,于是发排,并列入目录,刊登广告。刊物付印之前,文学组一位陈姓编辑看到文章清样,指着金圣叹的批语问我,这里有没有问题?我说:这是学术问题,可以批评讨论。陈不放心,又向刘副总编辑反映。刘阅后马上说:这是反革命标语。便打电话给总编辑。总编辑立即下令:刊物停印,已印出者不发行,送邮局者火速追回。把易名文章撤下来,换上别的文章,刊物延迟出版。
  事情迅速反映到中共中央宣传部。有关领导指示,调查作者政治背景。获悉:作者系苏州中学教师,解放前参加过国民党军队,50年代中期考入合肥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任中学教师。于是建议江苏省委、苏州市委处理。在《新建设》编辑部,则就此事展开讨论与批判。这时政治形势较一两年前已有变化,文艺界正在批评阶级斗争熄灭论,以及写中间人物论等等。这篇文稿理所当然地上升为学术外衣下的阶级斗争。我这个责任编辑,受团内警告处分,下放山东龙口劳动,改造思想;副总编辑梅关桦受党内处分,调派参加山东海阳四清工作团。另一位刘副总编辑,工资由行政13级提升为12级。
  对于金德门的处分,若干年后得知:先在苏州中学批判,他不服;又组织几所中学的文史教师联合批判,达八九次之多,反复折磨,被定为“现行反革命”性质,再加上“历史反革命”,弄到农村监督劳动。过了一两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再次受到更残酷的斗争。在严重的压力之下,金德门的爱人因惊恐忧郁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学论文文学评论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7/12/5 22:53:29
水浒传那么多人物,偏偏写毛太公,此地无银三百两。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