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探析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令狐宇珊 [字体: ]

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探析

裁判文书应当体现出其形成程序的特点,对于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其判决书应当与简易程序简便快速的特征相对应。在比较法视野中,无论是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的代表国家及地区,如美、德、日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等均对简易程序判决书作出简化规定,我国也在民事诉讼司法解释中对简化判决书的适用情形和对象作出明确规定,但囿于多方原因,该规定在实践中并未发挥积极作用。在新一轮司法改革开始之际,全国法院都面临着较以往更为严峻的审判形势,司法为民理念和裁判效率加速的需要都促使司法系统积极探索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的路径。在此背景下,确有必要重新审视判决书简化的现状和问题,并在分析其成因的基础之上提出我国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的完臻路径。
  一、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的现状及问题
  (一)判决书简化的现状
  我国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5〕5号)第270条规定:“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在制作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时,对认定事实或者裁判理由部分可以适当简化:(一)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并需要制作民事调解书的;(二)一方当事人明确表示承认对方全部或者部分诉讼请求的;(三)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案件,当事人一方要求简化裁判文书中的相关内容,人民法院认为理由正当的;(四)当事人双方同意简化的。”
  该条规定源于2003年《简易程序规定》的第32条,并删除了原条文中“当事人对案件事实没有争议或者争议不大的”情形。在1991年颁布《民事诉讼法》之时,其中并未涉及简易程序判决书的简化问题,随后的1992年《民事诉讼法适用意见》也没有对此作出相应规定。直到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才在《简易程序规定》中对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的裁判文书简化问题予以明文规定,并出台简易程序裁判文书样式,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制度在我国法律规范层面中开始有所体现。但在2012年新修订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的《民事诉讼法》中仍然没有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的规定。从旧32条和新270条可发现,对于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问题,我国采取的做法一直是于民事诉讼司法解释中规定,并未将其上升到法律的高度。并且,该条规定的重点在于指明法院可以简化裁判文书的情形以及适用对象,对于简化程度、简化形式等未予明确。总的来说,我国立法对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的规定过于原则化,粗略的规定肇致其功能在司法实践中大打折扣。
  此外,现行的简易程序裁判文书样式相比普通程序的裁判文书样式而言并没有太大区别,在格式上也是采用首部、事实与理由、主文的结构,只是因为简易程序的案件事实本就简单清晰而显得文书篇幅短小。若结合案件本身的简易程度及形成程序来考量,简易程序判决书仍可谓长篇大论:在事实认定、裁判说理上依然存在重复赘述、争点不明等情况。对此,部分业务法官表示简易程序判决书制作较为浪费时间与精力、效益欠缺;当事人对于判决书的评价也多为晦涩难懂、繁杂冗长,无法理解其内容等。这样的判决书不能当庭宣判、当庭领取,无端增加了法院与当事人双方的诉讼负担。
  (二)主要问题
  1.不符合简易程序的内在要求。对简单民事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主要是藉简易程序简单、易行、快速及低成本的特点,从而达成更符合诉讼目的、更具妥适性的裁判,具体体现为快速实现当事人的诉权,降低当事人和法院的诉讼投入,为当事人解决纠纷提供便利渠道,满足当事人对诉讼效率的追求。对此类纠纷,当事人在关注案件公正的同时也同样在意案件是否能够快审快结,是否能够尽快得到裁判结果。与普通程序要求每一环节都完整精细不同,适用简易程序进行的诉讼无论在任何环节都应当体现出裁判形成的快捷简便,因此判决书简化是应有之义。反观现行的简易程序判决书简化规定却没有充分展示该特性,致使判决书不能完全体现简易程序繁简分流的功能,实践中作成的判决书也多长篇累牍,并未显现简化高效之迹,不符合简易程序的内在要求。
  2.不能体现简、普两种程序差异。“从表面上看,我国民事简易程序在适用范围、起诉方式、传唤方式乃至审判组织都只是普通一审程序的简化,没有超过民事普通一审程序的范围,但就实质而言,民事简易程序是与普通一审程序并行不悖的简便易行程序。”既然简易程序是相对独立的诉讼程序,而不仅仅是普通程序的简化版,那么简易程序的所有阶段都应体现其程序特点。在我国,对于简易程序未有明确规定的,应参照适用普通程序的规定。从判决书视角来看,即指除了已明确规定可以简化判决书的四种情形外,其余多数属于未明确规定之列的简易程序的判决书制作都应参照普通程序的判决书。申言之,我国多数简易程序的判决书与普通程序的并无差异,只是因为篇幅短小在形式上显得简易,并未于实质上体现出简、普两种程序的差异。
  3.不能适应审判实践的需要。“诉讼爆炸”是当前许多国家司法实践都面临的问题,我国也不例外。随着主体权利保护意识的增强,对权利维护的需求增加,当事人对法院的诉求也相应增加。基于此,各地法院的案件数量都出现剧增现象。虽然我国的法官队伍在不断发展,法官素质在不断提高,但相对案件的增量与增速而言仍然远远不够,且其中还有不少非业务庭的行政人员,真正能办案的法官所占比例不高,法官同时承办多个案件是普遍现象, “案多人少”的矛盾十分突出。加之新一轮司法改革提出的法官员额制和立案登记制的举措,无形中使得这种矛盾更加激化,法官面临着严峻的审判形势。简易程序是各地基层人民法院审理一审民商事案件最主要适用的程序,“案多人少”矛盾的加剧势必会反映到简易程序上。而简易程序判决书的不简化肇致法官对其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降低法官审理案件的效率,使简易纠纷不能得到及时解决,“案多人少”的审判压力得不到有效缓解。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应用文稿法律文书法律文书概论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zhangshan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