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论虚假诉讼形成的民事调解书效力界定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郭荣 [字体: ]

论虚假诉讼形成的民事调解书效力界定

一、虚假诉讼调解的概述
  (一)虚假诉讼的定义
  虚假诉讼是指双方当事人采用虚构的案件,利用恶意串通等手段,向人民法院提交虚假证据,以骗取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来掩盖其非法获利的目的。在虚假诉讼中,多为以调解方式结案。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虚假诉讼的结案方式并非调解一种,而是包含了一般诉讼程序中的判决、裁定,在此我们主要根据案情分析研究以诉讼调解为结案方式的虚假诉讼。
  (二)恶意调解的界定
  通说认为,在民事纠纷中当事人以一己私利而虚构案件参与调解活动,其后果将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调解称为恶意调解,此处的是指由法院主导的诉讼调解。诉讼调解具有双重性,一面是法院的组织主导,另一面是当事人的意愿。一般认为,调解是以当事人主观表现而划分为善意调解与恶意调解。并且在恶意调解中可分情况而论,如一方的恶意调解和双方的恶意调解。一方的恶意串通是指调解的一方当事人主观上存在恶意,而双方的恶意调解是指调解的双方当事人存在恶意串通等情形,两人均存在主观上的恶意。本文中探讨的即为双方串通的恶意调解。该类恶意调解有以下六种特征:
  1.争议事实为虚构,为双方当事人恶意串通的结果。
  2.双方当事人存在熟人关系或者亲戚关系,刻意制造虚假的纠纷到法院来进行诉讼。
  3.当事人往往刻意不出庭,尤其是原告一方不出庭。因案件本是子虚乌有,所以当事人一般会委托诉讼代理人进行诉讼以防露出马脚。
  4. 多有专业律师参与,完善虚构事实的证据构成。
  5.调解协议更易达成。
  6.调解协议的内容执行多会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
  (三)恶意调解产生的原因
  1.当事人缺乏诚实信用。当事人基于各种非法目的,虚构事实和案情提起诉讼,并且在法庭上同意调解,利用调解的特性达成调解协议为其非法目的披上合法的外衣,可以说当事人从始至终都是存在主观恶意的。经济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的飞速发展社会的迅速转型并不能成为忽略道德修养的原因,而是正因为社会在进步才更应该注重道德与法律的修养,提高社会诚信度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
  2.违法成本低,事实便捷。恶意调解的风险后果相较而言十分低,这就导致了有些人抱着侥幸心理利用调解程序达到目的。在虚假的诉讼中,即使人民法院查明该案件为虚构,一般也不会对当事人进行制裁,而是撤销案件,可见违法成本之低。 如若调解协议已达成,人们法院才发现为虚构的事实,一般也只是对当事人采取罚款这一民事诉讼强制措施,也存在追究其刑事责任的,但为数极少。
  3.查明事实、分清是非原则落实的不到位。尽管我国民事诉讼法把“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分清是非,进行调解”作为法院调解的基本原则之一,但近年来,这一原则受到了来自理论界和实务界越来越多的质疑。根据处分原则和当事人意思自治的思想,有些法官会尊重当事人意愿,在同意调解和达成调解协议后都对案件事实掉以轻心,没有能更加谨慎的对待案件真实情况查证。
  4.法院对调解率的追求。法官过于强调调解的优先性,为了减少上诉率而加大对诉讼调解率的追求。这就致使法官在办案过程中因双方看似同意调解也更易达成调解就忽略了对事实的查明,而导致虚假诉讼调解的形成。
  二、结合案情具体认识虚假诉讼调解
  (一)案情概况
  2012年4月11日,某矿业公司与涂某和段某签订一份铁矿石开采承包合同,由涂某和段某开采承包该矿业公司位于新疆托里县某铁矿北-南段长1500米,双方在合同约定了地表剥离以及品位合格矿石的开采承包费价格,并约定以双方签字确认的过磅单作为结算依据,每月底结算、次月5日付款,如矿业公司不能按月结账,则涂某和段某有权以低于市场的价格销售铁矿石直至抵扣完承包费,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争议协商不成的由矿业公司所在地法院解决。
  2012年12月11日,矿业公司(甲方)与刘某和夏某(乙方)、涂某和段某(丙方)签订一份三方协议书,主要内容为:1.丙方欠乙方的机械设备租赁费由甲方承担,甲方除承担该债务外还对乙方负有借款、运费、劳务费等其他债务;2.甲方欠付丙方的剥离费、押金、借款以及劳务费以实际欠据和借据以及实际过磅单吨位数为准进行结算;3.甲方以开采的铁矿石抵偿对乙方、丙方的债务,甲方和丙方同意铁矿石由乙方销售、结算、收款,直至抵偿完对乙方、丙方的债务;4.甲方对乙方销售铁矿石给予配合和协助、支付提成费并承担相关费用;5.乙方销售铁矿石折抵完自己的机械设备租赁费等债权后,剩余的款项归丙方;6.协议履行过程中发生争议协商不成的,由奎屯垦区人民法院管辖。该三方协议签订的第二日及同年12月26日,矿业公司给付涂某和段某劳务费合计10万元。此前的同年11月18日,涂某和段某向矿业公司出具一份工人工资、火工品、油款总计518 197元的收条。
  2013年6月24日,涂某和段某向新市区法院起诉矿业公司,双方达成协议,新市区法院于同年6月25日作出民事调解书:一、矿业公司给付涂某和段某劳务费;二、矿业公司给付涂某和段某担保手续费、差旅费、住宿费。应于同年6月30日前给付。同年7月,涂某和段某向新市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新市区法院执行局从塔城某建材公司扣划了矿业公司的应收款。刘某和夏某对此提出异议,该案款未发还涂某和段某。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应用文稿法律文书法律文书概论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zhangshan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