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柳冠中:工业设计生命力的阐释者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 [字体: ]

柳冠中:工业设计生命力的阐释者

柳冠中被誉为“中国工业设计之父”,在他的设计思想中,工业设计与商业设计泾渭分明。“大部分企业家都钟爱短期利益,但追求短期利益的风潮不仅破坏了我国设计研发的土壤,让小作坊式的山寨品充斥着市场,也让一些制造企业为了引进而引进。”
  文|《小康》记者 洪治
  在工业设计领域,对设计这个核心概念的阐释却被称为“天问”。近年来,很多工业设计从业者,乃至专家学者和政府领导,认为设计是外观、造型,是一种美化工作。这在从教30多年,一手建立起中国第一个“工业设计系”,被誉为“中国工业设计之父”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责任教授柳冠中看来是亟待扭转的。不仅如此,他对如今工业设计领域过度“向钱看”的浮躁之风更是深恶痛绝,也十分担忧。
  “‘工业设计’的本质是重组知识结构、产业链,以整合资源,创新产业机制,引导人类社会健康、合理、可持续生存发展的需求。”在柳冠中心中,工业设计与人类社会进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声音洪亮、颇有磁性,喜欢戴一顶灰格色鸭舌帽,采访那天他身穿多口袋功能背心,一双休闲运动鞋暗示着他奔波的工作状态。当他一开口,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严密逻辑和理论功底,而背后则是浓浓的家国情怀。
  一波三折入行工业设计
  祖籍宁波的柳冠中出生在重庆,5岁随父母迁往上海。知识分子家庭出生的他小学和中学教育都在上海市五四中学完成,这所由新中国成立前的圣约翰大学附中和大同大学附中合并而成的重点中学给他的影响很大。教文学的老师是辛弃疾的后代,教历史、地理的老师也是知识渊博,“所以我对人文科学比较感兴趣。”这也为他的家国情怀埋下了种子。
  “考工艺美院是一个偶然。”柳冠中喜欢画画,曾经的志愿是报考清华大学或同济大学建筑系。1961年,当工艺美院张振仕老师带队到上海招生时,在班主任的建议下,柳冠中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名了。“当时家里很反对,觉得搞艺术的人不正经。”因为工艺美院里有建筑装饰专业,在班主任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才做通了他父母的思想工作。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绘画培训,但中学各科成绩名列前茅的柳冠中很顺利地通过入学考试,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当时的建筑装饰就是现在的室内设计。”来到北京,柳冠中的老师奚小彭是人民大会堂的设计师之一,潘昌侯、顾恒、陈圣谋等老师也是经验丰富的老师。“我在里面如鱼得水。”当年的系主任胡文彦回忆:“那时候我们学习苏联的五分制,柳冠中最后成绩留下来都是五分,是标准的好学生啊。”
  在5年制的学习中,老师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融实践于教学,经常会带学生们参观人民大会堂等知名建筑,并在现场从色彩、造型、结构、功能等多角度进行点评。“奚小彭先生留给我们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评价能力。”也正是在那个阶段柳冠中的思想体系开始萌芽。
  由于“四清”运动,三年级时柳冠中被分配到邢台体验基层生活。“实际就是当了一年农民,白天当生产队长干活,晚上领着群众搞运动。”柳冠中感慨,“不过那个时候也锻炼了自己的吃苦和组织能力。”
  1966年毕业那年正好遇上“文化大革命”,不仅毕业设计答辩取消,全部学生还要留校搞运动,直到1969年才进行工作分配。因为工艺美院刘春华那幅著名的《毛主席去安源》,柳冠中得以留在北京,但出身不好的他一开始被分到市政三公司修下水道,后来调到宣武区公园当绿化工人。“那会儿称绿化工人远看像逃荒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看才知道是绿化队的。”柳冠中调侃,尽管条件恶劣,他仍利用为街道公园建宣传栏和大门的机会做建筑小品。
  1974年底,得益于“专业归队”思想,柳冠中进入北京建筑设计院研究室工作,但专业荒废了这么多年,怎么办?答案是,到工地去接触实际。为了给西哈努克行宫设计灯具,柳冠中当时在北京主要灯具厂蹲点了一两年,他发现灯具设计存在很大问题,“很多灯具就是为了好看,而且都是照猫画虎。”即使如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如此金碧辉煌,但当木制的三米吊顶层上的白炽灯全部点燃时,温度非常高,因此每次开宴会都需要有一个消防班待命,甚至有因消防员好奇而出现过金属工具掉落,倒插到餐桌上的事故。
  根据调研,柳冠中把自己设计的隐蔽式灯具图纸交给工厂总设计师,却得到了“你设计的叫灯吗”的诘问。原来在总设计师心中只有人民大会堂那样的大型吊灯才叫灯,然而西哈努克行宫的层高根本满足不了这个要求。“有亮无型竟然不叫‘灯’?”柳冠中苦笑,“后来实际施工中就是根据我的设计做的。我突然明白一个道理,我要的不是灯,而是照明,这也是我延续至今的理念,设计要解决实际问题。”在这样的思考下,柳冠中慢慢走上了工业设计的道路。“设计一个东西要能被制造、流通、使用、回收。”
  1978年恢复高考,工艺美院也恢复办学,但老师严重短缺,工艺美院就写了份报告,要求招收研究生,并上报相关主管部门。“那时候就是在原来毕业生里找到比较合适去搞研究的同学,劝他们离开岗位,回来读研究生。”潘昌侯教授在他的回忆录里写道。对“图纸工厂”没有留恋的柳冠中抓住了这个机会,重回工艺美院,攻读工业美术专业研究生(也就是后来的工业设计),仍在潘昌侯和奚小彭的指导下学习。他的毕业论文题目《标准化组合化之美》就是基于他的灯具设计实践研究完成的。
  “我觉得柳冠中他们学的还是不够,就鼓励他们到国外去学习,和国际接轨。”潘昌侯回忆道。1981年3月,柳冠中到西德斯图加特学院开始了为期3年的访学,师从雷曼教授,包豪斯的前身就是这个学院的一部分,“在那,我学到了完整的工业设计概念。”
  1984年8月,留学归来的柳冠中筹建了我国第一个工业设计系,并担任系主任。
  教育要扎扎实实把基础打好
  德国将一个课题从学期第一天做到最后一天的教学方式给了柳冠中极大的震撼,更震撼的是第一个学期设计的竟是最普通的鸡蛋盅(类似白酒杯)。“学工业设计不光是外观,还有结构和连接方式、组合的可能性,要从中推敲出新的可能。”柳冠中知道国内陈旧的思想观念并不适合工业设计发展,工业设计是一种思维方式,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必须通过教育扎扎实实把基础打牢,“我要提升我国工业设计的整体水平”。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工学论文工业设计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