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中国债市:开放与投资者观望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韩笑 [字体: ]

彭博也认为,中国在岸债券目前尚不符合纳入其全球综合指数的条件。

投资者观望

  虽然监管层正在以更大的力度向全球投资者开放债券市场,希望借此在面对持续资本流出压力之际吸引更多资金流入,但是近期境外投资者明显存在观望情绪。   自2016年2月“3号文”发布至2016年底,境外投资者连续十个月增持人民币债券,累计金额达到2315亿元。但是进入2017年,境外投资者在1月、2月分别减持272亿元和42亿元。而且,境外投资者持有债券的占比也从去年接近1.4%回落至近期的1.2%。   市场人士认为,近期债市的调整、人民币贬值预期和资本管制的加强可能是境外投资者出现观望的原因。   从宏观层面来看,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近期市场对央行货币政策收紧的担忧主导了国内债券市场的持续调整,市场流动性不时出现紧张,市场参与者对流动性紧张的担忧未能放松。央行“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倾向使得央行在美联储3月份加息落地后紧跟着提高了政策利率。面对市场中悲观情绪的升温以及长端利率的不断走高,境外机构选择了观望。另外,美国、日本、欧洲等发达经济体的国债收益率自去年底以来不断抬升,人民币债券收益率的相对优势已经被削弱。   杨京则将债券投资总收益进一步分解为三个部分来看。第一部分是债券的票息,第二部分是债券的买卖价差,第三部分则是外汇套保成本。细分来看,一方面是自2014年初,人民币债券收益率持续下跌,直到2016年11月才有所回升。另一方面则是人民币债券的套保成本不断走高。所以,造成近期人民币债券吸引力有所下降。   同时,杨京也认为,在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大背景下,一些资本管制措施使境外投资者出现犹豫,“虽然监管层有明确说法,进来投资的钱将来可以出去,但投资者对这个本已很明确的事情持怀疑态度,这会影响他们的投资兴趣。”   穆迪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主管钟汶权也对《财经》记者表示,贬值预期肯定会制约境外投资者的投资意愿,短期内增加人民币资产配置的动力可能不大。但是他认为,一旦人民币汇率稳定下来,境外机构还是很有兴趣的。   对于中国在岸债券被纳入彭博和花旗的两个新指数,市场人士也普遍认为,这可能无益于境外投资者在短期内增加人民币债券配置。   杨京告诉《财经》记者:“境外投资者会通过跟踪旗舰指数来调整债券投资比例,人民币债券只有加入旗舰指数才更有意义。境外投资者并不关注这些边缘指数。”他认为,对于人民币债券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是只有真正加入旗舰指数,才是根本性的进步。   钟汶权也认为,指数机构通常从部分納入产品开始,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将其全部纳入。所以短期内影响可能并不显著,但长期来看还是有望带来数以千亿的美元被动资金流入。

长期建设

  虽然投资者近期观望情绪明显,但市场对于境外投资者增持人民币债券的长期趋势依然看好。谢桐告诉《财经》记者:“我们从日常与客户沟通来看,海外投资者对中国债券市场的兴趣还是很大的。”   德意志银行高级策略师刘立男也对《财经》记者表示,尽管短期资金配置的步伐缓慢,但是随着中国债券及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投资便利性增加,金融市场规范性增强,全球资金中长期增加配置中国债券也是大势所趋。   但是业内人士也建议,除了放宽境外机构类别及投资规模限制,吸引境外投资者的下一步努力应该放在中国债券市场的制度性建设。而且,旗舰指数将中国在岸债券纳入其中的速度也将取决于债券市场进一步改革和发展。   近期债券市场已在打破刚性兑付、允许违约发生以及推出信用违约互换(CDS)方面取得进展,市场人士认为在交易平台、税收和信用评级方面的制度性建设仍然有待完善。   与海外市场主要通过彭博等统一交易平台不同,境内债券的二级市场交易主要在银行间市场进行,交易员往往是通过个人电话、QQ或者微信等方式沟通成交。对于那些因合规要求不允许使用社交工具进行交易的境外投资者来说,交易平台也是其真正进入中国债市的障碍。再加上市场流动性并不是很好,境外投资者目前进入中国市场大部分选择持有到期。   另外,多位业内人士均在采访中提到,税收政策是困扰境外投资者的重要因素。“现在海外投资者希望明确,我投资你市场里的债券,你的税收是怎么收的,关于这点,至今还没有明文规定,造成投资者出现很大的犹豫。”杨京对《财经》记者说。   目前在境外投资者的持债结构上,境外机构偏好流动性高的利率债,即以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为主,占比接近88%,相比之下信用债占比只有12%左右。业内人士认为,这背后的主要原因在于境外投资者对国内信用评级的存疑态度,尤其是在经济下行阶段,中国债券的信用利差反而在收窄。   有信用评级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境内评级公司只对国内企业进行评级,但是面对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投资的境外投资者,境内的评级体系与海外相比缺乏可比性。境外投资者还是更熟悉外资评级机构的体系。   杨京也指出,境内外的信用评级体系差别较大,人民币信用债的评级无法令国际投资者信服。“目前债券市场里,非金融企业债将近96%都是AA-或以上的评级,但是以国际评级标准看,估计真正的AA级别以上只有15%。”他认为,信用评级是中国债券市场顶层设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外资评级机构还不能够进入中国市场。但在2016年12月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修订稿公开征求意见时,已将“资信调查与评级服务公司”在限制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中去掉,也被外界视为监管层有意为外资评级机构松绑的前奏。   惠誉中国区总裁李广聪也在此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已经注意到监管层的调整,但还在等待具体政策如何安排,具体时间也很难说。”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经济论文财政税收国债研究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