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不同国家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比较

来源:  作者:未知 [字体: ]
"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反映的是国家提供高等教育机会的整体水平。从学龄人口(分母)看,大多数国家采用18--22岁人口组。从在校生(分子)看,绝大多数国家要求学生在进入高等教育阶段前先接受12年教育。最近,为了考察各国在不同高等教育入学率时所处的一般经济发展水平以及80年代以来变化的趋势,我们利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的数据进行了对比分析。

  根据国际比较通用的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临界指标(毛入学率达到15%以上),我们把各国数据分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15%以上和15%以下两组(分别简称为A类国家和8类国家)。1995年,A类国家为68个,其中超过35%的国家为29个,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芬兰、新西兰、挪威和韩国等7个国家超过了50%,B类国家为50个,其中低于8%的国家有34个。近25年来,发达国家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增幅均较为显著,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在发展中国家中,只有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增幅最大,略高于同期世界平均水平,其它发展中国家均低于同期世界平均水平。撒哈拉以南非洲区增幅最小(相当于最不发达国家水平),而东亚和大洋洲地区的增幅比南亚要大。

  1995年,A类国家人均GNP平均为10445美元,其中高等教育毛入学率35%以上的国家平均17104美元;而日类国家平均为1389美元,其中8% -15%的国家平均为208美元;低于8%的国家平均为815美元。由此可以看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与人均GNP的水平有较好的一致性。随着人均GNP水平从高到低的分布,不同国家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也呈现出同样趋向的梯度分布。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的提高,需要一定的经济发展水平作为基础条件。人均GNP反映着经济、科技和社会发展的综合水平。一般来说,产业吸纳高等教育培养出的人才的能力、人民对于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以及用于支持高等教育持续发展的物质条件,在很大程度上与人均GNP有关。我国近期人均GNP仍然处于1000美元以下的低收入国家水平,只能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出发,以有限的人均GNP和综合国力的水平为基点,确定有限的高等教育规模发展的目标。

  1990- 1995年间,同一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水平的国家人均GNP均出现下降的态势,说明各国提高高等教育毛人学率水平的速度高于GNP的增长速度,而且低收入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在逐步扩大。当不问国家的商等教有毛入学率分别从低一层次向高一层次平移时,通常人均GNP并未达到高一层次的原有平均水平。

  越是发达国家,公共教育经费占GNP的比重越大,而生均公共高等教育经费占人均GNP的比例越小,发展中国家正好相反。公共教育经费占GNP百分比的指标,发达国家在总量和相对比例方面均高于发展中国家的水平。这不仅体现了教育发展水平必需的经济条件,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发达国家在长期的市场经济进程中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公共财政制度,保持公共教育经费在GNP以及财政支出的相对固定的比例。生均公共高等教育经费占人均GNP的比例被称为"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指数",实际上体现了每年一个国民拥有的GNP可以支撑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的状况。80年代初期当发达国家一个国民拥有的GNP可以供3个大学生上学时,最不发达国家需要近3个人的GNP才能支持一个大学生。到1995年这一情况有所改善,在发达国家继续降低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指数的同时,发展中国家的支持高等教育的实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强。   目前,世界各国高等教育的结构体系和发展途径是不同的,突出体现在在校生注册管理制度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一些国家采取"严进严出"的制度,更有不少欧美国家采取的是"宽进严出"的管理办法。

  大学专科或本科阶段在校学习的年限一般是3年或4年,学生如果能够基本按时毕业,那么在校生与毕业生的比例应当大体为3:5或4:1。例如,我国普通和成人高等学校在校生共有500万人--600万人,毕业生大体为10万人--180万人,在校生与毕业生的比例为3:1或3.3:1。另据调查,我国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的按时毕业率约为98%,暂不论成人高等学校,至少我国的普通高等学校属于"严进严出"类型。相比之下,美国1990年高等学校注册在校生接近1400万人,毕业生也只有200万人,实际上在校生与毕业生的比例是7:1。德国1990年注册在校180万人,毕业生在30万人以内,实际比例是6:1。作为案例来看,意大利的罗马大学注册在校生与获得学士学位的比例是18:1,米兰大学为12.5:1,许多意大利和法国的大学一年级进人二年级的淘汰率接近50%。所以,在"宽进严出"、低毕业率制度下,高等学校注册在校生可以达到很大规模,尽管支持这一大的规模,需要足够的实力和条件,或是具有相应的教育成本分担机制,并非所有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力所能及的。但是,在不同注册制度条件形成的在校生数,作为分子进入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的计算,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可比性就有所降低,我们在进行比较时需要特别注意。

  同时,高等教育入学率水平还与学制有一定关系,许多国家的高中后第一阶段教育为2年制,比3年制专科的培养周期缩短三分之一,在同一年限中可以培养出更多的毕业生。假设美国将所有的社区学院都从2年扩展为3年,全美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至少下降20%,1998年美国GNP占全球总量的23%左右,尚且大力发展2年制的社区学院教育。我国同期的GNP在世界所占比重仅为3%,在发展高等职业教育和专科教育方面仍然实施3年制,与基本国情需要和经济支持条件相比,培养周期有些偏长。应当从不同地区的实际出发,尽快研究开展2年制高等职业教育的改革实验,调整高等教育结构,优化教育资源配置,提高教学质量的办学效益。

  如果从另一角度来看,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实质上是高等教育培养人才能力的一个标志,但不是唯一的重要标志,如果人口普查数据可靠,在总人口中已经完成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将可能更能反映人口受高等教育的水平。因此,高等教育毛入学卒这一指标只有在与反映结构、质量和效益的其他指标联系起来分析才有意义。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教育论文教育体制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中国论文联盟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