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沉旧教育体制下的星星之火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杨东平 [字体: ]

沉旧教育体制下的星星之火

对中国教育的发展变革,2015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10年国家颁布《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中长期规划纲要(2010-2020)》,实施时间过半,需要一个评价和总结。为此,教育部发布了五年来在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学前教育、高等教育、特殊教育等各个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国务院、各部委及教育部出台的各种政策文件,密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但是,认识和评价中国教育,不仅要看政府评价和政策文件,更要看公众的感受和社会热点
  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问题凸显
  2015年6月9日,在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发生了令人震惊的留守儿童四兄妹自杀身亡的事件,其意义远远超过了自然灾害和一般的突发事件,它是一个巨大的社会群体令人不安的悲催缩影,凸显和放大了由来已久的留守儿童问题。
  悲剧仍在不断发生。7月4日,毕节纳雍县14岁男生被13名同学围殴致死。7月13日,媒体报道宁夏灵武市12名农村幼儿园女童遭性侵,其中11名是留守儿童。这所村里唯一的幼儿园,只有这一名50多岁的男教师。据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女童保护项目对性侵儿童案件的统计,2014年1月1日至12月31日,被媒体曝光的案件高达503起。它揭示的是中国儿童权益保护的缺位,是乡村教育、乡村治理和社会治理的整体性失灵。
  在近些年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和城市化进程中,出现了两个新的教育边缘化群体:进城务工农民工的随迁子女,被称为“流动儿童”,他们留在农村家中的孩子成为“留守儿童”。这两个群体总数约一亿人。据调查,全国约有1793万农村留守儿童一年只能见父母1~2次;约有921万孩子“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最令人震惊的是占比3.2%、总数达205万的农村留守儿童处于完全没有任何成人监管的状态,是最需要关注的高危困境儿童。留守儿童的关爱和救助难度很大,需要新的顶层制度设计,将儿童安全和福利建立在强有力的法制基础上,发挥家庭、学校、社区的作用,建立基层和社区的困境儿童救助体系。首先需要提高他们的社会能见度,使主流社会能够看见这一庞大的教育边缘化群体。
  由于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和农村大规模的撤点并校,农村教育正在发生的大变局是:出现了城镇地带的大班额和巨型学校,乡镇的寄宿制学校以及乡镇以下的村小、教学点(即“小规模学校”)并存格局。三类学校的问题各不相同,但都很突出。据东北师范大学最新的调查,2014年中国人口的城镇化率为55%,而在校学生的城镇化比例却达到83%,高于人口城镇化率近30 个百分点。这引发了“农村教育向何处去”的问题,即是将教育资源进一步向城区倾斜,还是强基固本,办好农村学校?
  11月初,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完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的通知》,明确“加快探索建立乡村小规模学校办学机制和管理办法,建设并办好寄宿制学校,慎重稳妥撤并乡村学校,努力消除城镇学校‘大班额’,保障当地适龄儿童就近入学。”这一文件同时规定流动儿童的教育经费将实行“钱随人走”,使得流动儿童在流入地城市接受义务教育得到了新的政策保障。
  应试教育依旧,民间创新活跃
  义务教育的重点和亮点是在促进均衡发展方面,而在教育品质上,应试教育的问题究竟得到怎样的改善?据《中国教育报》官方微信,五年来每天在校学习时间超过6小时的小学,从54.53%下降到43.91%,每天家庭作业超过1小时的比例从48.70%下降到37.41%。结论是课时少了,考试少了,作业少了,学生的课业负担明显减轻。但社会反映并不一样。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数据来源:《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2015年)》
  2015年11月,河南南阳市一个15岁的初中生竟然猝死课堂,他头天晚上写作业写到12点多,每天只能睡6个小时。也是在河南,鹤壁市山城区一个13岁女孩疑因学习成绩差被亲妈打死。网易教育频道发布的《全国中小学生学习压力调查》,中小学生平均每天写作业3小时,是全球平均数的2倍,每天睡眠时间却少1.5小时,普遍不足7小时。《中国教育报》关于孩子睡眠时间的调查讨论显示,6-12岁学生睡眠不足率为74.2%;既多又难的作业成主要“睡眠杀手”。可见实施“素质教育”已有相当年头,倡导减负力度也不小,青少年学业压力与负担却仍然是严重问题。
  校园暴力事件、尤其是女生暴力事件的频频曝光,揭露了青少年生活的另外一面。3月,中国留美高中女生遭同伴绑架、围殴,肇事者被判重刑的消息震惊国内;5月,江西景德镇市乐平市十里岗中学多名女生殴打一女生;连云港广播电视大学一女生遭多名女生剥光衣服殴打并拍照上网;11月,甘肃省张掖市山丹县第二中学8年级女生6分钟被同级同学打38记耳光等恶性事件屡见报端。校园暴力事件显示的是在应试教育环境中,青少年的人格养成的疏漏和缺失。家庭、学校及至社会的责任都不能缺位,法律干预也有待完善。
  另一方面,在应试教育尚未根本改变的大环境中,基层的教育创新日趋活跃。4月,由民间组织发起的“LIFE教育创新首届峰会”上,众多来自基层学校、老师、家长、学生、政府、企业和公益机构的教育创新案例集中亮相,包括实施“低控制下的学习”、深度学科整合的泉源高中实验班,在农村地区尝试通过“半天授课制”激发学生学习自主性的山西省新绛中学,以培养全人为目标、进行全课程改革、跨学科主题式教学的北京亦庄实验小学等等。2015年12月,蒲公英智库主办的“中国教育创新年会”、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创新中心主办的“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博览会”,教育企业“芥末堆”举办的教育创新大会等等,让我们看到民间教育创新的希望。
  高校腐败与教育开放
  2015年11月,国务院正式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双一流”建设成为高等教育新的目标。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关于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的指导意见》,《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年)》,则提出了推进高等教育转型发展的任务。
  在社会层面,频发的高校腐败事件令人关注。11月24日,中国传媒大学的8名领导干部因为违反八项规定问题遭处理,校长苏志武、副校长吕志胜被免职,被喻为“一锅端”。12月1日,教育部发布通告宣布,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王次炤给女儿违规操办婚宴、北京邮电大学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教育论文教育体制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