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奇幻的想象深远的意蕴——新时期幼儿童话创作特征探微

来源:  作者:徐晓芳  [字体: ]
  [ 论文 关键词]奇幻的想象  深远的意蕴
  [论文摘要]新时期以来, 中国 的幼儿童话创作发生了转变。奇幻的想象和深远的意蕴是新时期幼儿童话创作的两大特征。
     现代 中国童话起源于“五四”时代。虽然老一辈作家们为现代中国儿童文学发展 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时代特征决定了现代中国儿童文学不可避免地带上强烈的文学功利性色彩。解放后,儿童文学一直与现实紧密相联,注意配合形势,注重 教育 成了儿童文学作家们的自觉追求。80年代以来,受到西方现代童话的影响,中国儿童文学才有了转机。幼儿童话作为儿童文学很重要的一部分, 自然 也发生了转变。
    奇幻的想象
    幼儿通常是指2--7岁的儿童,这个年龄阶段的儿
童,是最富想象力的.“在幼儿的心目中,一切都是有生命的,……生活中的现实常常变成一个丰富的想象世界,使幼儿的活动充满乐趣”。[’】‘P月8”在幼儿的想象世界里,小鸟会唱歌,花儿会跳舞,动物会说话,一切的“物”都被“人”化了。所以,幼儿童话必须充盈着奇幻的想象,似真似幻,真幻难分,只有这样,才能使幼儿的心灵插上想象的翅膀,在现实与幻境中遨游。而之所以要给幼儿创造一个想象的幻境,是因为人类需要想象。想象是人类发展的动力,有了想象,人类才会有前进目标,并为之奋斗终身。
    没有任何一种文体象童话那样需要想象力,想象是童话的灵魂,奇特的构思则是进入想象世界的通道。幼儿多动善变的特征决定了他们在听童话时求新、求奇。这就要求幼儿童话作家们必须甩开现实生活的包袱,放飞自己的想象。胡安的《馅饼里包了一块天》,构思新颖独特:一个老太太将天掉下来的一角包在馅饼里,放进了烤炉。打开炉门,馅饼飞了起来。老太太和老头儿追上馅饼,并跳到馅饼上,向天上飞去。结果由于大象也跳到馅饼上,馅饼落至海面,变成了一个小岛,人们在小岛上愉快地生活。天的一角会掉下来,馅饼会飞,又会变成海岛,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世界!既然馅饼会飞,那么还有什么不可以飞呢?!幼儿的心灵大概也随之飞舞吧!冰波的《自云》讲的是胖小猪和小白兔吵架,小白兔的毛变黑了,胖小猪睡不着觉。胖小猪为小白兔捉了好几朵白云,装进大口袋,让小白兔洗了个白云澡,小白兔马上“变得雪白雪白”。小白兔为胖小猪缝了个白云枕头,胖小猪“枕着软软的白云枕头’”,马上睡着了。在这篇童话里,白云被幻化成可以“装进大口袋”可以洗“白云澡”,可以做成“白云枕头”,想象在这里大放异彩,新奇别致的构思使得幼儿们似乎走进了一片奇妙的天地。谢华的《棕子里的故事》讲述了“老奶奶把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裹到一个又一个的粽子里去了” “谁吃了老奶奶这裹着故事的粽子,谁就能讲出一个有趣的故事来”。小松鼠、小狐狸、小野牛、小百灵、小野鸡吃了老奶奶裹的粽子,都能讲出故事来。故事能够裹进粽子,吃下粽子又能讲出故事来,也许,幼儿以后在吃粽子时,会别有一种想法吧!不仅仅是粽子,其他食品呢?总之,它启发了幼儿的想象力。如果说幼儿的想象力是一座丰富的宝藏,那么幼儿童话无疑是一个开掘者,它是一把“宝藏”的钥匙,打开了幼儿想象之门,让想象自由飞翔,充溢着幼儿五彩缤纷的生活.
    奇特的构思必然导致幼儿童话作家们运用夸张甚至变形的手法。在幼儿童话中,夸张是必需的,没有夸张,想象就不能腾飞。在冰子的《冰姑娘》中,妮妮的眼泪流成了一条小河,玩具帆船在眼泪流成的河里漂走了,布娃娃差点在眼泪河里淹死。这一切看似荒诞不经,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是不可能的,然而童话本来就是幻想的文学,没有夸张,就不能超脱于现实之_匕创造一个奇异的想象世界。童话的夸张,“是一种极度的夸张、强烈的夸张,它不仅把生活某一部分极度放大,甚至到了变形的地步”。[2] c P. 146,张沪的《三只小猪》对于小猪的描述就是采用了强烈的夸张甚至变形的手法。“老大全身都是泥,又不肯洗脸,洗澡,臭得要命”,为了突出“臭”这一特征,作者写道:“所有的车开到一号路口,都被老大的臭气熏得翻了个大跟斗,哎呀,摩托车翻到大卡车里,大卡车压在小汽车上”。老二不肯吃饭,“只肯吃汽水和巧克力”,“越长越小”,为了突出“小”这一特征,作者将它的“小”形容成“小得像一颗小蚕豆站在十字路口,谁也看不见他”。老大的“臭”,老二的“小”被极度地放大了。正是这种夸张甚至变形手法的应用,使得小读者们印象深刻。又如圣野的《百宝糖》,糖果姑娘送给好宝宝一盒百宝糖,盒子里跳出一块泡泡糖,吹着吹着成了一只大气球,带着宝宝飞上了天。好宝宝从盒子里抖出一团棉花糖,裹在身上就象穿了一件大棉袄。棉花糖还可以当作降落伞,让好宝宝落到一座猴山上。最后,盒子里跳出一大把酒心巧克力,猴子们都醉了,好宝定趁机逃出猴山,回到自己家。泡泡糖可以吹成大气球,棉花糖可以当棉袄和降落伞,酒心巧克力可以摔倒猴子,这些夸张手法的运用大大拓展了幼儿的想象力,使得他们能够挣脱现实的束缚,形成创造性思维,这种创造性思维,不仅可以丰富他们的童年生活,还可以提高他们的创造力。

    无论是奇特的构思还是夸张甚至变形,都要以现实生活为依据,童话“是作家们利用幻想这一 艺术 手段,反映生活中某些事物和现象,揭示他们的本质,借以表达自己的观点,寄托自己的感情和理想。只是童话的幻想还必须符合童话逻辑,童话的幻想要遵循生活的逻辑,不能违背生活的基本法则”。[3] }P.  144’幼儿对于世界有自己的一种独特理解,在他(她)眼里,无论是山川草木,还是鸟兽虫鱼,都是“人”化了的。所以,在幼儿童话中,拟人化是很普遍的。如在宗二兵的《火娃和水娃》里,水娃就是火,水娃就是水,然而作者在赋予它们“人”性的同时并没忘记对它们“物”性的把握,火娃会喷火,水娃会发水。所以,水娃会为做面包的爷爷递水,火娃会点烟,当火娃和水娃被强盗邦邦抱走后,火娃把邦邦当作面包烤熟了,水娃用水把邦邦冲到阴沟里去了。幻想不是胡思乱想,‘己是基于现实生活之上的想象,再奇幻的想象也依然离不开现实生活的支撑,就象一只风筝,飞得再高,也依然要扎根于大地。严文井的《汽球、瓷瓶和手绢》将“物”性和“人”性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作者充分抓住汽球、瓷瓶、手绢的自身特征,塑造了三个不同的形象:气球长得又胖又漂亮,“是一个性格浮躁,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但是容易吹破;瓷瓶“自以为什么都行”,“从来不让人”I门目_“噪子是全世界最明亮,最好听的”,但是一摔就碎;而手绢老老实实,“不喜欢自夸”,“扎实”又有“耐性”,所以丽丽最喜欢她。汽球、瓷瓶、手纠三个形象并不是毫无根据胡思乱想的结果,而是针对“物”的特征加以“人”化,只有这样,才能使小读者们信服。郭明志的<没用的小老鼠》则是采用拟物化的手法,童话中的小动物形象各有特色,既充分发挥了想象力,又符合动物的“身份”。小灰老鼠小巧灵活,所以会挖洞,会啃口袋和老狼的脚后跟;小刺稍全身都是刺,所以用“又尖又硬的长针扎得老狼乱蹦乱跳”;红公鸡嘴尖,“啄瞎了老狼的眼晴”就合情合理;蓝脖鸭有着扁扁的嘴巴,所以“叨住了老狼的半截尾巴”。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lwlm.com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教育论文基础教育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中国论文联盟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