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邓小平如何同外国人士谈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罗星 [字体: ]

邓小平如何同外国人士谈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的讲话中,在对于邓小平历史地位评价中指出:“邓小平同志指导我们党系统总结建国以来的历史经验,解决了科学评价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1]学界普遍认为,邓小平在历史决议的形成过程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邓小平在主持起草《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的时候,先后通过多次谈话的方式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和意见。有研究者曾经进行过详细的统计,在酝酿、发起决议起草工作的过程中,邓小平先后发表的书信、谈话、讲话就达到30余次;在决策和指导决议起草工作的时候,谈话和讲话也达到了20多次;[2]特别值得注意的,从1977年到1981年间,邓小平在会见国外来宾的过程中先后发表多次谈话,涉及到了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以及新中国成立以来历史的评价问题。这些谈话在过去的研究中往往重视不多,但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恰恰既是邓小平向外部世界表明中国共产党路线、方针、政策的重要渠道,也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共产党彰显自己道路、理论的特殊方式。通过研究这些谈话,可以更加深刻理解邓小平对待毛泽东思想的科学态度。
  一、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不仅仅是一个理论问题
  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如何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成了我们党前进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方面,教条式、庸俗化对待毛泽东思想的做法依然存在,以“两个凡是”为代表的观念严重阻碍了思想领域的拨乱反正;另一方面,社会上也出现了一股否定毛泽东思想、否定新中国成立以来历史的错误思潮。邓小平一方面认为为了总结历史经验,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做出一个决议;另一方面又认为这个决议可以慢慢做,不急于进行。但是,现实的发展逻辑不得不使得邓小平改变原来的想法。根据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三研究部主编《中国改革开放史》记载,1979年1月,旨在统一全党思想、消除分歧的理论工作务虚会在北京召开。由于这次务虚会坚持“不设禁区、不下禁令”的原则,在会议进行的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值得注意的现象。有极少数人打着“拨乱反正”“社会改革”等旗号,曲解“解放思想”的口号,片面地、不恰当地把党的错误加以夸大,散布种种反对社会主义、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反对毛泽东思想的言论。由于这些人往往打着所谓“民主”的旗号,又利用了十年内乱期间产生的一些社会问题,具有一定的煽动性迷惑性,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坏的影响。[3]正是由于上述现象的出现,邓小平决定起草决议要“立即进行”。1981年4月18日,在会见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金日成的时候,邓小平指出,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问题在中共党内、中国人民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中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很多人不知道我们党的历史,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奋斗、怎么成功的,他们不清楚。他们只看到“文化大革命”“四人帮”,因此对毛主席持否定态度。[4]1981年5月15日在会见津巴布韦总理罗伯特·穆加贝的时候,邓小平指出: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和评价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件重要事情。这个问题弄清楚,对我们以后的发展,怎样搞得更快一些、更好一些,很有关系。如果不弄清楚,总会有来自“左”和“右”的干扰。我们要坚持毛泽东思想,要像坚持马列主义那样坚持毛泽东思想。[5]如果我们从当时的历史背景看问题就会发现,评价毛泽东思想绝不仅仅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直接关系到改革开放能否顺利进行的政治问题。
  二、毛泽东思想不能丢,坚决反对“非毛化”
  所谓“非毛化”的思潮,是在改革开放初期伴随着思想解放进行中党内外出现的试图否定毛泽东思想、否定毛泽东历史地位的错误思潮。当时,国内外很多人士就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背离了毛泽东思想,中国在进行一场“非毛化”的运动。在国外的一些左翼知识分子,就表现出了自己的担忧。法国著名经济学家贝特兰就认为中国对“文革”的否定就代表着立场的叛变,代表着中国正在走上修正主义,他以辞去法中友好协会主席来表示抗议。美国学者保罗·思威齐也对中国的发展前景表示出了深深的担忧。美国革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阿瓦基安在《毛泽东的不朽贡献》一文中指出无产阶级及其革命领导人已经遭遇了沉重打击,中国已经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6]针对这些质疑思潮,邓小平在多次谈话中表明立场。1978年11月27日,在会见美国专栏作家罗伯特·诺瓦特的时候,谈到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问题,邓小平强调,中国人民都知道,没有毛泽东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个历史是抹不掉的。[7]1979年1月24日,针对社会上开始出现的“非毛化”思想,邓小平在会见美国时代出版公司总编辑多诺万和《时代》杂志驻香港分社社长克拉克时指出,最近我们多次讲,不论现在还是以后,毛泽东思想仍是我们的指导思想,我们现在许多基本原则还是毛主席和周总理生前确定的。有许多事情毛主席没有提出来,我们现在提出来,并不是“非毛化”。我们现在还是按照毛主席、周总理的蓝图建设我们的国家。[8]1980年,在接受意大利记者法拉奇采访时,邓小平指出天安门上的毛主席像,要永远保留下去;尽管毛主席有段时间也犯了错误,但他终究是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没有毛主席,至少我们中国人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9]1981年1月26日会见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斯特里特的时候,针对一段时间内国外对于中国领导人职务变动的猜测,邓小平及时给予了澄清,指出毛泽东的历史功绩不能夠抹杀,我们既然坚持毛泽东思想,又怎么叫搞“非毛化”?[10]在同年的3月24日,邓小平会见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的时候强调,中国如果真搞“非毛化”,那就要犯历史的错误。中国革命的历程已经证明,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中国人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很多年才能取得胜利。所以我们说要正确评价毛主席,毛主席的一生,成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即使是这些失误,也不能算在他一个人头上,我们这些人也要负点责任,因为当时我们也参加了中央领导。[11]这些谈话和论述反映了邓小平坚决捍卫毛泽东思想、抵制错误思潮的决心。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社会论文毛泽东思想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pyuan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