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接受美学视角下《不可儿戏》译本对比分析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陈玲军 [字体: ]

接受美学视角下《不可儿戏》译本对比分析

一、引言
  王尔德是英国著名剧作家、诗人、散文家,其代表作《不可儿戏》影响巨大。中国翻译此剧本的有钱之德、张理强、张南峰、余光中等,而余光中的译作反响强烈,并大获成功。
  本文以《不可儿戏》不同译本为例,将接受美学理论中“读者”的概念带进戏剧翻译,来研究不同的受众如何影响戏剧翻译策略和方法。受众不同,“期待视野”也就不一样,很多纯粹的文学研究者目的是探查中国文化,相反,剧院受众大部分是为娱乐而去。所以,应对不同的受众群体需要,翻译家们应该采取对应的翻译策略及方法,不能一概而论。余光中和其他几个译者在处理原文中的语言特色、文内信息和特色词方法不同,所以在舞台演出时达到的受众效果也不同。
  二、接受美学理论
  接受美学在上世纪60年代以姚斯和伊瑟尔为代表出现。它强调读者中心地位,文学作品犹如乐谱只有依靠读者“演奏”才能变成为动听的音乐。文本未经阅读,有许多“意义空白”,只有被读者阅读并参与思考才能对其意义内容有新的补充。原著作家和后来的读者才是作品价值的真正创造者,以此看来,作品是否能被读者接受是关键所在。
  接受美学独特切入角度为翻译研究带来了新的启示。“对翻译来说,译本只是一个单独的文学文本。译文本身没有独立意义,只有当读者阅读使其意义具体化,才能彻底完成译文。译文再现过程就是译文读者的接收过程。”由此看来,在翻译时要综合考虑读者的审美以及接受度,因为翻译最终是要让读者接受。同样,翻译理论家奈达也认为“判断译作正确与否,译文服务对象是其衡量标准,这取决于普通读者能在何种程度上正确地理解译文。”
  三、接受美学视野下的戏剧翻译
  戏剧是由演员扮演角色在舞台上当众表演故事的一种综合艺术。情节变化完全取决于演员的动作和对白,这就决定了戏剧语言的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性格化,要能将人物语气和腔调展现出来,达到“语求肖似”。同时,通俗易懂也至关重要,这样才会便于观众理解并接受。因此,翻译戏剧要兼具文学翻译的普遍性和它本身的特殊性,不能完全套用其他文学体裁翻译标准。
  刘宓庆认为翻译的审美主体就是译者。作为翻译审美主体,译者要有深厚的审美功底、审美意识和审美经验。译者又具有目的性、受动性和能动性。戏剧翻译是文学艺术、舞台表演艺术的集中表现,因此其审美主体也应包括译入语的接受者。在戏剧翻译中,译者和原文、读者和译文、观众和舞台表演之间是相互依存的,译者作为原作审美主体,要充分发挥创造力,将原作中的美学转移到译文;戏剧具有文学性和表演性,译者必须考虑作为审美主体的接受者的审美期待和接受度。
  四、《不可儿戏》译本对比
  1.人名和称呼的翻译。中国人姓氏在前,名字在后且较短;欧美人名字在前,姓氏在后多冗长。这种差异会使读者减弱对英美译著尤其是戏剧的兴趣。而大多译者仍采取音译法。在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剧中角色姓名的翻译,余光中作了大胆的中国化处理。
  小说人物Bunbury,Algernon为自己方便出行杜撰的人物。余利用汉语声调变化将Bunbury译成“梁勉仁”,和“两面人”同音异形,译成了生动有趣的双关语,传达了其中特殊含义且具讽刺性,体现了王尔德幽默敏锐的语言风格。而且,余用中式名字让观众记忆深刻,缩小观众和演出距离。张南峰先生则将Bunbury音译成“奔波里”,这代表了Algernon的双重身份。对比发现,张译本不易被中国观众接受,容易造成误解,而且没将王尔德遣词造句技巧体现出来。所以从舞台表演层面看,余译本更适合表演,观众也更容易接受。
  2.加注和文内翻译。在进行文学翻译时,一般会对涉及国家文化的词语、典故之类的通过加注进行解释。而剧本演出时加注的方法完全不可行,因为观众没有时间与耐心去看注解,这时候将加注内容进行文内处理是个不错的选择,既能确保演出连贯性,又能不破坏观众观剧兴趣。
  Her mother is perfectly unbearable.Never met such a Gorgon...I don’t really know what a Gorgon is like, but I am quite sure that Lady Bracknell is one.
  余译:她的母亲真叫人吃不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母夜叉……我不知道母夜叉究竟是什么样子,可是我敢断定巴夫人一定就是。
  张译:她的母亲让人难以忍受。从来没有碰见过这样一个帼眼婆……我尽管没有见过真正的帼眼婆,可是我敢保证布雷克耐尔太太就是一个。
  脚注:帼眼婆(Gorgon),希腊神话中人物,三个蛇发女怪之一,谁看见她就会变成石头。喻指丑陋可怕的女人。
  Gorgon即“蛇发女妖”,希腊神话中的怪物,貌美而头发却是一条条毒蛇。王尔德把此时杰克心目中的巴姨妈比作“蛇发女妖”,实在妙不可言。张采取音译,听众肯定反应慢,且脚注不适合舞台演出。余译本换之以汉语典故“母夜叉”,更符合中国人价值观,以达到既定舞台效果。
  3.汉语四字结构的选择。关于翻译《不可儿戏》,余光中说:“小说的对话给人看,看不懂可以再看。戏剧对话是给人听,听不懂就没有二次机会。我译此书是为了读者顺眼,观众入耳,演员上口。”
  戏剧翻译中适当应用四字结构,符合戏剧语言特点并提高戏剧表演性。余光中证明这些结构能体现王尔德幽默讽刺的语言特点,使观众理解剧本,迎合了脚本的双重要求—可读性和表演性。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哲学论文美学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pyuan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