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离婚案答辩及反诉状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 [字体: ]
离婚案答辩及反诉状
答辩及反诉状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邢氏家族的指派,邢志斌的委托,现就冯隽提出离婚一案特意出庭发表以下意见。
一、 冯隽根本没有离婚的意念。
冯隽在家中善待老人,孝敬老人,体贴丈夫,关爱孩子,爱子如命,料理家务,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良家妇女。
二、 冯隽的诉讼请求没有构成离婚的条件,纯属颠倒黑白,混淆事非,虚构事实,胡言乱语,而是其父冯雄的指使。有以下事情加以说明。
1.谈谈冯雄的所作所为。冯隽强生望子,央求丈夫邢志斌在延安买房,于是邢志斌到处贷款,到处借钱在延安买了一套住房,是为孩子以后上学,调和矛盾而购买的。借此,冯隽的父母利用其女的优势想吞占此房。房屋装修完毕后,冯雄没与邢志斌和冯隽沟通,从延川把自己的家具及生活用品私自安置在此房中,先斩后奏,为其侵占房屋奠定了基础。二人知道此事后,冯隽劝解父母说“我婆婆公公、孩子没有住处,因为我俩工作在志丹要居住我公婆的住房,我们有难处,请您们搬走。”无奈之下,其父母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没有得到欲期目的的冯雄,从此便怀恨在心,谩骂女儿,制造事端,逼迫女儿,指使女儿、教唆女儿与丈夫争夺房产证改名为冯隽名下。经过精心策划后,要女儿提出离婚,索取房产,以满意愿才导致出了冯隽离婚的这一幕。
2010年9月13日早晨9点时许,冯隽接了其父冯雄的几个急促电话(有通话记录单证实)。于是就给家里人说,“单位派我到永宁下乡”。到了夜晚不见冯隽回家,打电话关机,打电话问单位领导,单位领导说“没派下乡“于是家人心急如焚,给娘家、亲戚、朋友打电话都说没见。第二天邢志斌就驱车到延川、永坪寻找。找到其父冯雄时,冯雄恼怒成羞,唾沫四溅,胸有成竹、不慌不忙,草率地说了模棱两可的几句话!冯隽离家出走出了问题是冯隽的问题,跟你没关系。
2.你找不到人可以到公、检、法部门讨说法。
    3.如果出什么问题你不行,我也不行,要管就管到底法院见!其实冯雄把女儿隐藏起来了,故意摆弄蒙骗、蛊惑我们。为了不扩张声势,保护冯隽的名誉,没到公安部门报案。我们想法设法地打听寻找,根据冯隽三父的指点先后到延川、永坪、西安、宝鸡、华县去找,就是查无音讯、俗话说”女走十处娘家指路“难道冯雄你真的不知道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到冯隽的单位电力局与领导交谈,领导说其父给请了一个月的假,并说10月20日到假了,三十天已到,邢志斌的母亲到单位问情况时,正巧遇见了冯雄,随机就问冯隽的下落,冯雄说”有病了,你不要管,我又给续了十五天的假“邢志斌母亲忙问得了什么病,在哪里治疗,其说:不知道”一个星期给你送回来,随之扬长而去,关掉电话,一个星期人没回来,却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冯雄替女儿送交的离婚诉状。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像晴天霹雳,顿时一家人陷入深渊,你冯雄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无奈只好投奔冯隽的三父问情况,为人厚道的他给我们提供电话号码,指点路线,并给冯隽打电话劝解,问冯隽为什么这样做,冯隽说“我被卷在泥潭里不知道为什么”。可见这一句话就能表明冯隽没有离婚的念头,不是冯雄的所为又是什么呢?五十多天以后其母和冯隽一起回到了单位,我们闻讯找到了他们,在万豪大酒店登记了房子让他们住着,与他们交谈进行和解,但冯雄提出了五条苛刻的五个条件:1.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将延安住房的房产证改名为冯隽。2.退出冯隽在双河信用社的贷款并改名为邢志斌。3.本人工资、奖金、福利等总收入全额自行支配。4.和老人分家居住,共同负有的五十多万元债务由邢志斌承担。5.从邢志斌的母亲高凤莲的出租车承包合同中取消冯隽的琐碎担保。这五条邢志斌家人和冯隽均以达成共识,冯隽的意见却迎来其父劈头盖脸的破口大骂,致使和解没有成功。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另找他人劝解,冯隽满口答应回家过光景,可接二连三都被冯雄推翻。过年时冯隽和邢志斌和和谐谐、谈笑风生,时常来往,互相接送,开车接送冯隽上下班,领着孩子、丈母娘吃年夜饭却又遭到冯雄的极力反对和冷漠,并与其女妻子住在灵皇地台的工人宿舍里,监视其女的动向,要女儿与女婿断绝关系,抛弃孩子,指使女儿、教唆女儿离婚。为了孩子的着想,我们又请人和解,冯雄提出了要谈拿来十万元,把邢怀明的住房也改名为其名下,这两条不答应不谈。五六次和解都被其搅黄。最可恨的是,二月二十日事先预谋,私设圈套,借着给孩子报名的借口引诱邢志斌到其住所冯雄夫妇大打出手,致使邢志斌头破血流,耳朵受到伤害,听力下降。
2.论一论诉状中所陈述的事实
诉状中诉称家暴,你既没有被打伤或致残的医学证明,又没有证人证言,难道你们的胡编乱捏能作为法律依据吗?请法官调查门邻四居,调查单位,调查同事。
诉状中还指控说:为报销药费殴打你,请法官明鉴,你冯雄丈夫俩是延川人,且是无有工作的待业人员要在安塞公疗办报销药费。邢志斌她姐姐是安塞公疗办的工作人员,冯雄提出要给他们想办法报药费,邢志斌给妻子说跨县区报药费国家是不允许的,你们准备挖社会主义墙角可我们不能,咱们要堂堂正正的做人,你这样拉我们下水,是行不通的,与妻子讲的这个道理也是条罪状吗?你们还写在诉状上当一个充分的理由来证实家暴。这是证明你穷危了,爱钱不顾客观实际,不要颜面的正人君子,成何体统?真是叫人笑掉门牙。你们又诉称被告吃香的,喝辣的不给妻子、孩子往家里拿。有时为了陪领导或一些有关的人事吃吃喝喝,谈工作,他怎样给你们往家里拿,这也算是一条罪状吗?
三、 报薪救火,冯隽离婚是冯雄所谋
我又重说古人的一句话“好娘家不给女做主,女走十处娘家指路,成一桩婚姻盖一座庙”你凭借着你打官司的经验在其女离婚诉讼请求中发扬广大,牟取暴利。冯隽离家出走是你所为,教唆者是你,诉讼者是你,出庭做证的是你,代理也是你,你作为一个父亲是你应尽的责任吗?你狠心地拆散其女的家庭良心何在。志丹县没有替女儿出面替女离婚的,志丹县恐怕首例,中国也少见。我听说你还当过乡镇书记,热电厂厂长,你大女儿的美满家庭是你挑拨离间,致使分裂。到上海依赖儿子,你儿子的人生旅途差一点又被你沦陷,你儿子不要你居住,你回到北方,你又搅黄这桩美好婚姻,准备破釜沉舟,冯隽成为釜底游鱼。我们釜底抽薪,万般无奈,你却心胸怒火解除这桩婚姻,用心何在?不是因为延安的房子吗?
四,孩子的抚养。
人心都是肉长的,离婚不是你冯隽的意念,是你的主心骨不强,是你听之任之的所为,应该觉醒,想想自己,想想孩子,想想后事,我知道你们的感情一直盛佳,去年冬天闹离婚时你还给丈夫买毛裤,说明你的心中还有丈夫,你们现在要车子有车子。要房子有房子,要儿子有儿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么好的家庭咋能破碎。希望你能破镜重圆,回到家中,再建家业。孩子是娘的心头肉,且你的俊男儿邢超,秀女子邢艺,姐妹两形影不离,你好意思将他们丢下不管,离开娘的怀抱幸福那里去找,没妈妈的孩子像根草,如果你还执迷不悟,非走拖泥带水的道路,再组织家庭是你的累赘,离弃孩子是你莫大的痛苦。反过来在讲:两个孩子都是二位老人屎一把尿一把地拉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应用文稿法律文书其它常用法律文书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zhangshan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