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非洲法语文学在国内的翻译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王琳 [字体: ]
三、 七八十年代
  上海新文艺出版社继1959年推出狄普的阿尔及利亚三部曲的第一部之后,又于1971年出版了另一部:《火灾》(周仰煦译)。1978年又出版了他的短篇小说集《在咖啡店里》(谭玉培译)。这两部作品也成为了七十年代寥寥可数的非洲法语译作中的代表作。
  据不完全统计,八十年代国内翻译了约15部非洲法语文学作品,其中,塞内加尔依旧独占榜首,有1/3强,阿尔及利亚紧随其后占4部,几内亚2部,扎伊尔、喀麦隆、马里、摩洛哥各有1部。另外还有一部1985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的诗集《非洲的声音》(刘翰华、姚石等译)。这一时期总体的翻译特点有:1)仍然集中在五、六十年代出版的作品上,少有同时代作品。2)开始翻译政论文集。3)开始关注非洲女作家。4)1983-1985年是一个翻译小高峰。
  塞内加尔的乌斯曼继续有新译作问世,江苏人民出版社在1981年推出了一本改编自乌斯曼作品的连环画,名为《刀痕的来历》(梅绍武译,王夏刚编绘),在我国的非洲法语文学出版中尚属首例。除此之外,北京的世界出版社还于1985年出版了他的《黑色码头工人》(刘广新译)。阿索·法尔是第一个被引入中国的用法语写作的非洲女作家,她的《乞丐罢乞》于1982年由新华出版社推出中文译本,影响热烈。另外两部塞内加尔译作都是政论文集,一部是马杰蒙·迪奥普的《黑非洲政治问题》(1985,萨本熊译,世界知识出版社),另一部是阿马杜-马赫塔尔·姆博的讲话稿《人民的时代》(1986,郭春林、蔡荣生译,中国对外翻译公司)。除译作之外,1983年,《外国文学》在第10期上还极为罕见地安排了“塞内加尔诗歌小说特辑”,收录了3名诗人的6首诗歌译作,以及4篇短篇小说译作。
  阿尔及利亚的阿西亚·杰巴尔也是首批为中国读者所知的非洲女作家,1983年由北京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她的《新世界的儿女》(萧曼译)。阿尔及利亚的其他译作还有马莱克·哈达德的《最后的印象》(1984,世中译,上海文艺出版社),穆鲁德·玛梅利的小说《鸦片与大棒》(1985,涂丽芳、丁世中译,外国文学出版社),以及阿马尔·乌兹加尼的政论文集《最好的战斗》(1985,贝凡等,世界知识出版社)。
  除了塞内加尔和阿尔及利亚两国之外,非洲其它国家也零星有法语译作引入国内。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扎伊尔(刚果金)恩广博·穆巴拉的《三代人》(1983,沙地译)。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喀麦隆马迪的《非洲,我们不了解你》(1984,斐理译)。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了加乌苏·迪阿瓦拉的《马里短篇小说集》(1984,宋万国、周长智译)。摩洛哥的塔哈尔·本·杰伦的作品是八十年代少数几乎同步翻译到中国的。他的小说《La Nuit Sacrée》于1987年获法国龚古尔文学奖,也是非洲第一部获龚古尔奖的文学作品,在一年之后就由南京译林出版社推出了中文译本《神圣的夜晚:一个男装少女的奇遇》(1988,黄蓉美、余方译)。
  除了新的译作之外,还有两部作品再版。《松迪亚塔》在1965年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之后,1983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再版。卡马拉·莱伊的《黑孩子》则继1964年重庆出版社的版本之后,又多了1989年由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译本《神奇的黑孩儿》(李国桢译)。
  四、 九十年代以来
  进入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文化出版迎来繁荣期,但对非洲法语文学作品的翻译量却显著下降,只有寥寥数部。取而代之的是英语文学作品的译作大增,尤其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索因卡(尼日利亚)、马哈福兹(埃及)、戈迪默(南非)和库切(南非)等人的作品基本翻译得较为完整。
  九十年代总体的翻译特点有:1)专著翻译较少,研究性论文大量增多。2)出现了非洲作品合集的译作。3)奖项几乎是翻译的唯一标准。4)由于不再为政治宣传服务,学者更关注作品的文学性而非政治性。
  法语文学作品方面,最重要的译作只有2011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人间的事,安拉也会出错》,阿玛杜·库鲁玛的这部作品在2000年先后获法国雷诺多文学奖和龚古尔(中学生)奖,这部以第一人称讲述童子军经历的小说在当年畅销法语文学界。此外,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还于1996年再版了黄蓉美、余方翻译的《神圣的夜晚——一个男装少女的奇遇》,收录在柳鸣九主编的《法国龚古尔文学奖作品选集》中。
  2003年河北教育出版社推出《二十世纪世界诗歌译丛》,其中包括了汪剑钊译的《非洲现代诗选》上、下两册。译者在导言中将非洲诗歌分为埃及诗歌、北非诗歌、法语诗歌、英语诗歌、葡语诗歌及非洲本土语诗歌等方面分别加以阐述,主要向读者介绍了以下几位法语诗人:阿尔及利亚的狄布,突尼斯的夏比,塞内加尔的桑戈尔,象牙海岸的达蒂耶,马达加斯加的雷倍里伏罗、达拉伊沃和拉贝马南雅拉,以及刚果的尤唐西。
  2014年初,译林出版社推出了《非洲短篇小说选集》,翻译自尼日利亚的钦努阿·阿契贝和澳大利亚的C.L.英尼斯主编的《African Short Stories》,收录40篇短篇小说,其作者体现了不同地区、性别和年代的优势。在知名作家方面,既有纳丁·戈迪默、本·奥克瑞、阿西娅·杰巴尔等具有国际声誉的作者,也有米亚·科托、恩古吉·瓦·提安哥等代表着各自国家文学成就的作者。除此之外,也收录了新锐作者,以及乔莫·肯雅塔这样的政治家的作品。
  五、 问题与展望
  在翻译的数量上,我们的译作还远远不够理想。回顾非洲法语文学在国内60多年的翻译历程,可以发现我们虽然取得了较为广泛的成果,但还有许多非洲法语文学经典作品留待我们去翻译、研究。以迄今为止最权威的非洲经典作品名单“20世纪非洲百部最伟大的作品”为例,100部涵盖非洲各语种的作品中,有28部是法语作品,这其中被翻译成中文的只有6部,不到1/4。黑非洲文学大奖是非洲法语文学最重要的奖项,从1961年开始迄今所评选出来的作品中,被翻译到国内的只有1部。
  翻译的失衡也是一大问题。迄今为止的译作中,绝大部分为小说体裁,间或有少量的诗歌、短篇小说、以及政论文集,但在戏剧领域却是一片空白。与此同时,非洲戏剧中,大量剧本是由非洲著名作家创作的。非洲的口头文学不同于书面文学,拥有灿烂而悠久的历史。在反殖民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的特殊时期,戏剧比小说更能起到鼓舞人心、教化民众的作用。在这一领域的缺失体现了非洲法语文学在国内翻译的失衡问题,也为未来的非洲法语文学研究者提供了丰富的翻译、研究素材。此外,性别失衡也较为明显。同样在“20世纪非洲百部最伟大的作品”的名单中,女作家的作品占12部,而迄今为止我国的非洲法语文学翻译作品中,女作家的译作只有两部。在男作家当中,塞内加尔的乌斯曼·桑贝内有7部中文译作,他的同胞谢赫·安塔·迪奥普是非洲历史哲学的奠基人,也是“非洲中心主义”的倡导者,其作品却至今被国内译界所忽略。
  翻译的质量也是未来的译者需要考虑的一大问题。由于非洲的社会、历史、宗教、文化与我国都有很大不同,译者倘若没有一定的知识背景,或没有进行实地调查,就可能在翻译中出现错译、漏译等现象。
  本文受2014年浙江省教育厅一般科研项目(编号Y201431997),2014年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一般项目(编号FYZS201413)资助。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英语论文外语翻译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