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文化的翻译

来源:中国论文联盟  作者:张宏 [字体: ]
 [摘要]随着中国国力的强盛,如何传播中华文化,在国际舞台争取相应的话语权,成为国内译者的主要任务。本文通过对《京华烟云》英汉平行语料库的梳理,用实例来说明林语堂先生是如何用音译法来传播中华文化,尤其是对人名、地名、宗教、方言与用语、婚丧嫁娶、拟声词、脏话等方面的把握,同时对现在文化翻译中皆用音译提出自己的观点,旨在为译者处理中华文化的翻译提供一些启示。
  [关键词]文化翻译;音译法;《京华烟云》
   
  英国语言学家Lyons说过,“特定社会的语言是这个社会文化的组成部分,每一种语言在词语上的差异都会反映出使用这种语言的社会的事物、习俗以及各种活动在文化方面的重要特征。”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上下五千年,有多少民族语言文化智慧的结晶。随着中国国力的强盛,如何传播中华文化,在国际舞台争取相应的话语权,成为国内译者的主要任务。文化究竟能不能翻译?认为文化的可译性有左飚(1999)“论文化的可译性”,文章分析了文化可译性存在的前提以及不可译性向可译性转化的条件,对文化翻译的可接受性持积极的态度;主张文化不可译性的有谢玲(2004)的“文化差异与不可译性”,马小麒(2005)的“文化的不可译性”。她们分析了英汉语言在文化上的巨大差异,尤其提及修辞和诗的翻译。由于文化空缺现象严重,她们提出不太乐观的观点;还有讨论可译性限度的文章,如黄碧蓉(2005)的“文化的可译性限度”,杨才元(2009)的“文化的可译性:一个相对的概念”。他们便认为文化差异决定文化很难翻译;即便能够翻译,也不过是“戴着镣铐跳舞”,有很多局限性。
  回顾上世纪林语堂先生用英文创作的巨著《京华烟云》(Moment in Peking),林用娴熟的英文,巧妙的变通手法,将中华文化用英文介绍给西方读者,让更多的人了解特定时代的中国,了解中华文化。笔者在参与创建《京华烟云》英汉平行语料库的过程中,对英汉语料进行过对比分析,发现今天译者想要做到的事情,即传播中华文化,林先生早在70多年前就已经尝试过,而且在西方引起轰动,很多西方人士正是通过《京华烟云》了解中国,了解中华文化。译界对林的原文赞赏有加,称林为“两脚踏中西文化,挚爱故国不泥古”。本文通过对《京华烟云》英汉平行语料库的梳理,用实例来说明林先生是如何用音译法来传播中华文化,尤其是对人名、地名、宗教、方言与用语、婚丧嫁娶、拟声词、脏话等方面的把握,以及运用Wordsmith Tools来分析音译法运用的频率;同时对现在文化翻译中皆用音译提出自己的观点,旨在为今人处理中华文化的翻译提供借鉴之处。
  
  一、《京华烟云》英汉平行语料库
  
  《京华烟云》(Moment in Peking)写成于1939年,英文版70万字,分3卷,共45回。林语堂的挚友赛珍珠也对《京华烟云》评价很高“它实事求是,,不为真实而羞愧。它写得美妙,既严肃又欢快,对古今中国都能给予正确的理解和评价。”在描述北平姚、曾、牛三大家族从义和团运动到抗日战争30多年间的恩怨情仇、悲欢离合同时,更多地用英文介绍中华文化,对在传播中华文化起到了不容忽略的作用。
  1977年,台湾推出了张振玉的译本,名字也改为《京华烟云》。1991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又出版了由郁达夫之子郁飞翻译的版本,这一次又改名为《瞬息京华》。
  从语言、文化对比与翻译来说,Moment inPeking因为译本众多,尤其是张振玉、郁飞的译本在译介认可度较高,所以对比研究的价值很大。《京华烟云》英汉平行语料库的建设,也常选择这两个译本来对应原文。笔者全程参与该语料库的建设,以下选用实例,均来自该语料库。语料库通过原文、译文一比二的比对,更加直观地展现中华文化的可译性。一般来说,文化的可译性都是从原文到译文的顺序来对比分析,本来中华文化的可译性应当从汉语到英译的顺序来考究,但鉴于《京华烟云》的特殊性,先有英文,再有汉译本。顺序虽然颠倒,但在从汉译本到原文的逆向思维中,仍然可以清晰地发现中华文化的可译性。这里有人会质疑:创作怎么和翻译相提并论?林先生用英文创作《京华烟云》,难道是将头脑中的汉语思维翻译成英文的吗?笔者不敢武断地给出判定,毕竟林先生只用了_一年时间,就完成此书一一如果没有英语思维,如果没有驾驭两种语言的能力,恐难成型。文章中提及的中华文化部分,采用的变通手法——音译、意译、音译加意译、音译加解释确为常用的翻译手法。本文正是从这一角度,来考量中华文化翻译的可行性。
  
  二、音译法在《京华烟云》中的应用
  
  音译法(Transliteration)并非新鲜事物,古代译经高僧释道安在翻译经典的过程中,更多采用的就是音译。Newmark(2001)也分析了专有名词的翻译手法,其中一项就是音译法,叫做“transcription”,也就是标音;音译加文内注释,即“translation couplet”,辅助译语读者理解标音的意思;还提及了“translation triplet”,即音译,加两个解释。汉字是表意文字,英文是表音文字。汉语直接音译成英语,原文词语的直观意义、联想意义就会失去;因此,音译加注释或者解释就显得不可或缺。因为对原文完完全全的翻译不太可能,译者总是在一系列相关利益冲突中,根据交流的目的,决定原文相关因素翻译时的轻重缓急。《京华烟云》中,林先生运用音译、意译的手法来介绍中华文化,可能与早年在翻译《庄子》、《浮生六记》的过程中,感受中华文化在西方世界的卑微不无关系(西方自大,不愿了解当时弱势的中华文化;这种观念随着中国的强大有所好转,但并未消灭)。其中,音译法主要用在中华文化中的人名、地名、宗教、方言与用语、婚丧嫁娶、拟声词、脏话等方面。本文还将运用Wordsmith Tools来分析音译法运用的频率。由于篇幅的限制,以下只具体介绍音译法在《京华烟云》中人(地)名、在道教思想、婚丧嫁娶中的应用,其他几个方面在音译法一览表中一并给出。
  
  (一)音译法在《京华烟云》人(地)名中的应用
  《京华烟云》原文中人物众多,各有特色。即便是丫鬟仆人,也刻画得有血用肉。小说刚开始,林就介绍了一些音译人物的读音、解释,帮助西方人士理解书中角色和人物之间的关系。书中提到的地名无数,由北平到杭州,从天津到泰山。林在描述这些富含中华文化的人名、地名时,多采用音译,音译加意译,或者是音译加注释,当然也有意译、意译加注释的手法。试看几例:
  
  这四个例子中,人名“Lotung”,“Lota”,“Yao”是典型的音译;“Kuanyin,or Goddess of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化论文文化研究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简单就好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