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尼采和海德格尔思想中的哲学的任务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何迅 [字体: ]

尼采和海德格尔思想中的哲学的任务

  一、哲学是什么 
  作为德语世界的两个伟大哲学家,尼采和海德格格在哲學的基本问题上的观点有着巨大的差异。这首先体现在两位哲人对哲学本身的理解上。在最主要的意义上,尼采将哲学理解为一种“创造世界”的意志,探求第一原因的意志。——这种意志为争夺精神的独裁统治而进行着决战。尼采说:“哲学乃是一场争夺精神的独裁统治的决战。”[1]哲学的这种争夺精神的独裁统治的斗争,会使每个哲人都试图把自己的命运和世界的命运和人联系在一起。尼采称此哲学特性为哲学的“拟人性”。与尼采相比,海德格尔对哲学本身的定义有着更加丰富的论述;但在诸多定义之中也是有主次之分的。海德格尔首先将哲学理解为“普遍的现象学存在论”,或者说是“关于存在的科学”。也就是他著名的“存在论差异”的思想。海德格尔说:“哲学不是关于存在者的科学,而是关于存在的科学”[2]。这里的存在,是在哲学作为第一哲学的意义上的固定其他存在者的“存在”。而这里的科学,并非是学科意义上的科学。而是作为一种自由的“体系”的科学,这种体系要求知识内部的系统性和同一性。 
  在另外的地方,海德格尔还将哲学理解为形而上学。海德格尔曾说:“我们所谓的哲学就是使形而上学运转起来”[3]。海德格尔的这个说法承袭于亚里士多德。我们知道,亚里士多德曾将形而上学定义为“第一哲学”。“第一哲学”也就是纯粹的、真正的哲学。真正的哲学是形而上学,反过来,形而上学也就是真正的哲学。而形而上学的边界,也就是哲学的边界。形而上学作为第一哲学,所追问的乃是存在者之存在本身,则真正的哲学所追问的也就是存在者之存在本身。正因如此,海德格尔才说:“哲学就是使形而上学运转起来”。而海德格尔眼中的伟大哲学家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谢林和尼采,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们使形而上运转了起来。——此外,海德格尔还将哲学理解为一种开放的“思”。海德格尔说:“哲学按其本质只能是而且必须是一种思的开放”[4]。这里的,哲学之为一种敞开的“思” ,乃是从希腊哲学的意义上来理解的。我们知道海徳格尔曾经“思”比作“林中路”。林间小路的首要特征就是:开放,或者说敞开,也就是说它不是唯一的。它会有很多条,并且每一条都是可通达的。思也是这样。在海德格尔看来,思是比哲学和形而上学更加源始的劳作。因为哲学—形而上学乃是在苏格拉底—柏拉图那里才形成的,而思则在前苏格拉底时代就已绚烂于希腊世界的天际了。从苏格拉底—柏拉图开始,人们选择了“哲学的”眼光看世界。但这改变不了哲学作为一种源始的开放的“思”的天命。正因如此,海德格尔认为哲学活动都需要返回到“开端”。而哲学本身也就是一个开端。这个开端就是希腊世界。 
  二、哲学的基本问题 
  两位哲人对哲学的基本定义是各自所理解的哲学的基本问题的。在尼采那里,哲学的基本问题就是生命的意义的问题,亦即生命的价值的问题。而尼采所说的“生命”也就是“强力意志”。尼采说:“公式如下:生命就是权力意志”[5]。这是因为,借查拉图斯特拉之口说:“生命所在的地方,即有意志!但是这意志不是求生之意志,——我郑重地告诉你——而是权力意志!”[6]。对于人类来说,生命的意义最主要地体现在他的“看得见的生活”中,因而任何一种肯定生命的哲学,都要去发现生活的金光灿烂的意义。基于这样的视角,尼采肯定荷马式的、伊碧鸠鲁式的享受生活哲学活动。而否定苏格拉底式的、基督教式的禁欲主义和苦修理想。——尼采认为,前苏格拉底的希腊哲学家是普通希腊生活的一部分,都是生命的肯定者。这集中体现在他们的肯定生命的悲剧艺术之中,体现在酒神精神上。不幸的是,悲剧最终还是消亡了。并且,尼采将这种肯定生命的悲剧艺术的消亡的“转折点和漩涡”归到了苏格拉底那里。说苏格拉底就是使整个希腊哲学这个飞速旋转的“机器”制动下来的那“一块石头”。说苏格拉底是生命的否定者,因为他临死还说“生命意味着长久的病痛”。如果说,苏格拉底只是希腊人从肯定生命到否定生命的一个转折点的话,那么,柏拉图就彻底地让希腊人走上了否定生命的道路。尼采说,柏拉图以来:“理性与本能自发地导向一个目标。导向善,导向‘上帝’”[7]。这就是说, 从柏拉图开始,希腊人不再从身体出发了。而是从灵魂出发了。也就是说,柏拉图点燃了西方哲学从灵魂出发的千年火堆。从此以后,西方哲人都是从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这里汲取火苗的,但却是否定生命的火苗。所以,尼采说:“自柏拉图以来的希腊哲学家的道德主义是有病理学根源的”[8]。因为自从苏格拉底-柏拉图开始,自苏格拉底-柏拉图以降:“所有哲学哲学家,康德也不例外,都是在道德的驱使下工作的”[9]。而哲人们所做的一切,尼采再次借康德的话说:“目的就是‘为这些宏伟的道德大厦平整和夯实地基’”[10]。自此已经,道德——而不是以生命意志——成了衡量一切的价值的尺度。尼采认为,苏格拉底-柏拉图的转向是对价值表的一次“颠倒”。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哲学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